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女老师是真骚啊
女老师是真骚啊

女老师是真骚啊

真的,我跟你说,那娘们儿其实是骚在骨里。我干过她,嗯,三四次吧。

  哈,你也想干她?瞧你裤裆鼓得那副丑态。排队吧你。

  好吧,好吧,嘿,我想想看,嗯,现在约她在外头见面,恐怕人家不肯。学校里擦肩而过,她还是没有好脸色,很冷淡,把我当仇人看的。嘿,就在我这校长室吧?哪天中午你来,躲在我那个大衣橱里,等我叫她来,你先看看我跟她谈一点校务?然后,我先跟她来上一段?

  是呀,是呀,每次干都是半推半就嘛,到最后还不是四脚朝天?每一次她都是边哭边挨肏,美得咧。人长得那幺漂亮,斯斯文文地,谁想得到奶子那幺大,底下那幺多毛,那两块肉特肥。他妈的,那屄,肏起来呀,真舒服。可是,她不是哭吗,有时还哭得很大声,可每次我快射了,她就发抖。一射完,我想抽出来了,她却两条长腿紧紧钩住我后腰,她自己屁股一直往上凑呢;没吃饱吧,我看。而且底下刚射完,跟她亲嘴,哎呀,你不知道,她那舌头就整个伸到你嘴里来搅,搞得你满脸口水,还说不骚?

  我是这样的,觉得快射了,最后那几十下会特别快,然后突然停下来,顶到最底,顶着她底下不动。嘿,妙啦,她知道我,哈,到了最后关头啦,快射啦,她就两手圈着我脖子,屁股猛往上顶──急得咧。哈,对啦,对啦,射出来以后,都是她先来跟我亲嘴的。

  刚开始干她的时候要亲她的嘴,可不是这幺回事儿;躲来躲去,又是鼻涕又是眼泪的。要不就紧咬牙关,一副圣女贞德的样子。抽送了二三十来回以后,她就翻白眼,嘴巴张得大大的,哈,平常秀气的模样儿全没了。

  呸,什幺哼哼哈哈?她才不哼哼哈哈呢。她喘得厉害,胸部起伏很大。看得出来压抑着,要不,声音全放出来的话,嘻嘻,屋顶要掀翻了。可到了我要射了,她就,怎幺说呢,她那表情就像是要把你吃掉一样,你懂吗?嗯,她是我第一次干她,快到的时候她就知道了,她就知道我要射了。我那时候那幺,一停一顶,就是要射了。

  对,第一次干她那一次,我快射的时候,她跪在地上,我像骑马那样肏她。

  她本来屁股也稍微往后顶,就突然不顶了,转过脸来,直直的盯着我,张着嘴哈气,好像想跟我亲嘴──嘿,平常刚开始肏她,要亲她的嘴简直像是要她的命──要是面对面,她两条长腿一使力,把我屁股锁得紧紧的。倒像是怕我的鸡巴滑了出来。哈,那种时候我哪还顾得到跟她强吻?我大张着嘴巴像白癡那样,快射了嘛。她瞧一眼就更是确认老狗我要射了,便两手圈住我肩膀,抱得好紧。

  这女人真有意思。我射了以后,压在她丰满的身子上,她从来没催我起身,也没说我太重、或是压得她不舒服,反而伸手到我后脑勺,摸我头髮。

  啊?水多不多?哈,你听我说,她一抱我,我那条黑鸡巴一抖,两抖,三抖,就要射出来的那几分之一秒前,真的,我记得很清楚,她嗯嗯哼哼地,咬牙切齿地叫了一声「校 长 大鸡巴 我要死了」,底下那一圈屄肉,就咬住我的鸡巴,咬了两三口呢。我就叫,小刘,小刘,干死妳,小刘好漂亮,小刘我爱妳。

  她吗?她喘气喘得厉害,全身的肉都在抖,奶子也抖,底下夹得,肏,那个贱货,夹得很,哎,我不会讲。她那肥屄的屄口油滑滑的,黏得像鱼肝油似的,操!骚货,不晓得已经洩身几次了。

  对了,想起来了,我射的时候──第一次没有──第二次跟第三次姦她,我射的时候,她都喘着粗气叫了好几次︰「哈喔达,哈喔达」,又说「哈喔差喔,哈喔差喔」。我后来才知道,其实她是说「好大,好大」,「好长喔,好长喔」。

  刘老师,这幺说好了。首先,妳没有人证,也没有物证。

  人证?人证就是有没有谁看到他非礼妳。物证就是,譬如身上的抓痕,或是卫生纸那一类的。都没有?妳把它丢了?还是喔,都射在妳体内?三次都射在妳体内 啊,不止三次?喔,喔,那妳事后自己清理了?最近一次是昨天吧?还找得到卫生纸吗?啊,洗掉了?

  没洗?也没用卫生纸?因为「马上就去见男朋友了」?什幺意思?

  啊?事后妳跟男朋友有约?那妳是什幺时候清理的?喔,原来,嗯,原来如此。妳是说,男朋友中午约妳吃饭,没想到吃到一半,就要妳到洗手间去插,不,不 我是说,吃到一半他就要求,要求,做爱 喔?是呀,的确想不到。咦?

  那,那妳见男朋友以前没机会上厕所吗?啊?真的吗?男朋友插妳,不,不,不,男朋友做爱的时候,妳那里,那里面还是有校长的 那个?真的?混在一起了?

  他没怀疑吗?

  是呀,是呀。那他怎幺说的?喂、喂?还在吗?喂,刘老师?他怎幺说的滑溜溜,他说那裏滑溜溜吗?他干妳 他做了多久?五分钟?他只说这一句吗?

  喂喂?喂,刘老师妳说话呀? 很顺畅?嗯,又说很舒服,很美味?唉,怎幺可以这样讲嘛?可是,咳、咳、咳,嗯,刘老师,我还是不明白他怎会不起怀疑。

  我是说,嗯,呃,他插的时候,他是在哪裏插,不,我是说,他在哪裏跟妳做的餐厅的洗手间?两个人都是站着的?我不太明白。

  喔?是,是,是,妳说是靠墙,他抬高妳一条腿?那,妳内裤脱掉了吗?啊?

  被校长撕烂了?以前也是?每一次都撕烂?那幺,妳从校长室出来没穿内裤 去约会也没穿?那岂不是大腿上流得到处都是?

  校长射的多吗?他鸡巴大不大?喔,很粗吗?啊?有那幺粗吗 真的那幺粗?

  那岂不是把妳弄得很狼狈?哎呀,真是的,那,他龟头什幺颜色的?

  我为什幺问那幺清楚?呃,怎幺说呢,跟、跟案情有关,要解释搜集证据出了什幺问题呀。好,好,妳说。喔?那妳男朋友不是一边插,一边可以看到底下不太对劲吗?什幺不对劲?就是说,他的阳具上,一抽出来,不是就有乳白色的什幺东西,特别黏吗?没有?妳平常没注意到这个吗 嗯?妳平常水很多吗 不回答?可我觉得这是案情有关的,证据问题嘛。

  不回答也没关係,可是妳确定男朋友的鸡巴抽出来,也就是一进一出,抽出来的时候,看不到乳白色的东西吗?妳男朋友的鸡巴大不大?妳确定?喔,妳自己一低头就看得到?原来如此所以,妳是一边低头看,他一边肏妳?那幺,妳也看得到鸡巴怎样戳进去,怎样抽出来的?喂?喂?小刘老师妳说话呀?他有没有拉开妳的胸罩,吃妳的奶?那,校长呢?是不是边肏边咬乳头的?喂?喂?刘老师?

  咦,怎幺挂掉了?

  小刘老师?知道,当然知道。我跟她也算有一腿呢。以前她还小,在隔壁老张店里打工的嘛,唉,被老张玩烂了。高中生,暑假打工嘛,才十六七岁吧。学期中也打工的,不过只在晚上跟週末才来。笑起来很甜,不太看人,讲话客客气气的,嘿,暑假上工才第五天,就被我撞见老张在他店里那藤椅上,抬着小姑娘两条腿呢。

  你知道我讲的藤椅吧?摆在他店裏往里头一点的地方,要站在店门口正中央才看得到。抬着小姑娘两条腿干什幺?哈,干小姑娘喽。喂,我可是撞见的,所以那不是第一次了吧?可怜,好好一个中学女生,黄花大闺女,歪着头,闭着眼,不知是不是老张给她灌了酒,眼睛闭着,嘴巴半张,两条腿给老张架在藤椅扶手上,垂在那儿,还挂着拖鞋呢,内裤给拉到大腿一半,扯得开开的。

  老张背向我,正干得起劲。你知道,老张胖,就看到他那大屁股前前后后的撞,屁股好白,简直是惨白,笑死人了。不过,嘿,他那副子孙袋可真大,像老牛一样,拖得老长老长,裏头像是装了两个大鸡蛋,拖得好低好低。老张一顶,那大肉袋就往小刘屁股上啪哒拍一下,挺有劲儿的。老张一顶、一顶、一顶,那毛毛大肉袋就给小小刘的小屁股啪哒、啪哒、啪哒。屁股那幺白,卵袋那幺黑,丑得咧。

  我只看得到老张那条黑鸡巴一小截。后来我肏小刘的时候,我是 啊?几次?我肏过她几次?才两次。我也想啊,想多肏几次呀,没机会嘛。

  我肏小刘的时候,那话儿是整条抽出来,到她的屄洞口,蛇头吸在她那阴唇上,让她的屄口这幺叼着,再整条戳进去,哈,真爽,你知道,戳进去的时候,肥阴唇也给鸡巴带着捲进去了嘛。嘿,小妞儿那个年纪,竟然什幺都有了,腿长腰细屁股大,底下长那幺肥,屄也黑,毛也黑。

  好好好,言归正传。

  老张呢,好像他喜欢兜圈儿。他前前后后捅几下小刘,就爱插得深深的,然后,就见他那大大的白屁股,嘿,操那妈,转起圈儿来啦,风骚得紧呢。老实讲,惨不忍睹,看那个秃头大白猪蹂躏女学生,看他摇屁股转圈儿还挺温柔的,可到了他老哥要出精的时候,哈,他不客气了,大起大落。每一次抽出来,那可怜的粉红色屄口就一大堆白花花的东西给带出来,你说不是惨不忍睹?

  虽说女孩子个头儿中等,奶子可真不小。那屄呢?肥是肥,被老张那条特大号的打狗棒,打小母狗,那幺戳呀戳的,好像屄都给撑爆了。我看着看着,都快掉眼泪了,没办法,边看边打手枪,鸡巴硬得不行。

  老张干完,拿一件薄被单把她身上盖着,我就溜了。过半小时,我见老张又不在柜台上了,蹑手蹑脚的过去看,可不是,老张又在那玩小刘。我猜,是不是老张给她下了药?

  我嘛?我操她的时候都让她喝酒。两杯必醉。

  整个暑假,嘻嘻,老张几乎每天干她,少则一次,多则三次。

  其实后来也不用灌她酒了。有一次我和老张坐在他店裏的前房柜台外边,正好这小妞儿进店裏来,扎两条辫子,短衫裏头挤了两个大奶,像是没戴胸罩,以为别人看不出来。穿一条短裙,两条长腿露在外头,脚上穿凉鞋。别说老张,我都坐不住了。老张若无其事,跟我又应付两句话,就说要把货理一理了,什幺意思?意思就叫我走开嘛。我说,那好,改天再来。

  我就走开啦。我只走开三分钟,折回来,躲在他那柜台附近偷看,嘿,小妞儿躺太师椅,两手抬高自己两条腿,下身光溜溜地。老张在舔女孩儿的屄呢。

  小刘?我搞了小刘?没的事儿。根本没这回事。老黄?隔壁药店那老黄?他的话能信吗?是他自己想搞小刘吧?喂,我是口没遮拦,人家现在好端端一个小学老师,我讲起来搞呀搞的,像话吗?可你嘴上也得小心点儿。你这幺到处打听,用这口气乱问乱讲,人家还教什幺书呀?老黄那光棍儿更不像话,太缺德了。

  穿短裙上工?老黄讲的?好,短裙就短裙,本来就没什幺嘛。总不能这就说我姦污少女吧。没错,有时候她得站上梯子去拿货 当然会看到,不小心就会看到嘛。喂,我总得帮她扶着梯子吧。我平常不往上看的。是呀,怕人家不自在。啊?又是老黄说的?嗨,这算什幺嘛 有时候我是扶着梯子,有时候我扶着她的腿,行了吧?

  没事儿嘛 啊?什幺 胡说八道,胡说八道,扶着腿就是扶着腿,没摸,绝对没摸 没,没有,没摸到屁股。乱讲。有时候是扶着大腿的,只一两次吧,可绝对没碰到屁股。天地良心,要是碰过她屁股,我以后都阳萎,行吧?

  啊?操他奶奶,他连这都讲啦?

  行,行,行,我说。浅黄色的,内裤是浅黄色的。小刘那天是穿了内裤的我是说,人家每天都穿内裤的,那天也不例外,可不是老黄说的什幺不穿内裤来上工。事情真的没什幺,就是王妈来买蜡烛,这年头儿还有谁点蜡烛的 什幺生日蛋糕?我说的不是生日蛋糕用的那种小蜡烛,是这幺长的大红蜡烛。我说,待会儿找到了给您送过去,王妈就走了。都放后房间的阁楼嘛,所以让小刘上去找喽。小刘叫,说找不到,我就自个儿上去找,让她帮我扶着梯子。怪了,我也找不着。

  我说,小刘啊,恐怕放得太裏头了,我下来,妳再上去找找。我说着说着,往下一看,咦,小刘怕是中暑还不是,一张脸红通通地,喘着粗气,眼睛失了神,往上不晓得看哪里 我穿啥?穿短裤呀 你说她在看我的鸡巴?谁说的?

  鸡巴露头?操,露你个头。你听我说嘛,她扶梯子的手 不是扶梯子?那她扶什幺?谁说她摸我鸡巴的?明明只扶我大腿嘛摸我鸡巴就摸我鸡巴吧。反正,我就下来,再让小刘上去找。她上去了,身子往裏头探,整个上半身都不见了。我说有没有啊,她说还没找到,身子探得更深了,一条腿往上,搆着阁楼门口使力,另一条腿在发抖,脚趾头勾在梯子横杠上。我怕她摔下来,一手扶她的腿 啊?她的腿喽 腿就是腿,还分这裏那裏的 行,行,行,扶大腿,行啦?怕她摔嘛。

  就这时,我抬头往上看,她那裏好像弄髒了 你真啰嗦,那裏,那裏,就是女孩儿的那裏嘛 裤档嘛 对,裤裆中间 瞧你问的还真来劲儿。裤档就湿了一大块嘛 狗屁,瞧你也为人师表,满脑袋,嘿 她春心蕩漾?放你妈的狗臭屁,是你来讲还是我讲?

  我以为她尿了裤子了,也没说什幺,就说,妳下来,就扶她下来啦,说了一句「妳去换条裤子吧」 又是老黄?说我去舔她的屄?扶她的时候舔她的屄?

  这,这,不,绝对没这事儿。是她下来的时候动作快了点儿,我差点儿碰到她屁股 绝对不是老黄说的那回事,我 行了,行了,没错,是鼻子跟嘴巴,不小心碰到她屁股 啊?他说我的什幺?舌头?戳进小刘的屄,喂,在梯子上怎幺舔 你信他还是信我?

  反正,小刘下来,去了浴室。出来就说头晕,脸还是红的。我说妳去睡会儿。

  她说不用,藤椅上坐坐行了。没多久我回头,嘿,女孩儿睡着了。五点钟我叫她回家去。就这幺回事儿 偷看?我没,我没,我失手撒了一包豆子在地上,不捡不行呀 喂,喂,我是不经意看到的,不是偷看,好吧?绝对不是偷看。我以为她去过了浴室,总会换一条裤子嘛,哪晓得她没穿呢 蹲在她两腿中间?

  五分钟?不可能,顶多两分钟。

  我没偷看 裙子?没掀,绝对没掀 绝对没掀 不过,说真的,小女孩儿毛满多的,长得挺好 绝对没扒开她大腿 啊?老黄是这幺讲的?我绝对没 我 我绝对 我只摸了一下下,没去扣屄,光是摸 只舔了三四分钟 对,把两腿架在扶手上,舔 我不知道她醒了没醒 对,后来是插了,插了屄 没错,才十六七岁嘛,屄就那幺肥了,毛挺多,把屄洞遮得密密的好吧好吧。绝对没有五次,那天下午我只插了她三次,第一次我操,五分钟就,哈哈,就交货了。唉,真是,真是,怎幺说呢,呃,那滋味还挺美,又肥,又软,又紧,所以,唉,就 我去了厕所回来,看她还没醒,呃,她好像看了我一眼,又睡了。两腿岔开,那儿肉馒头饱饱突突地,屄毛好多,又黑又长,一大片,裂开肥嘟嘟地一条肉沟吐个小舌头儿,黏滑滑亮晶晶地,流出来那个,就是刚才用我那话儿给她打进去的精水嘛。她呢,还呼噜呼噜地睡。

  我一瞧,鸡巴又翘啦,扶起小姑娘两条长腿,再给她塞进去,塞得她底下鼓鼓地,我一手揣着一只肥奶,底下大起大落,滑溜溜地,他妈的不争气,不到十分钟,又洩了。

  再过半小时,第三次,又搞,嘻,那肉套儿裏头会咬人哪,好像紧紧咬住我那磨菰头不放似地。这一次她也哼哼哈哈地,闭着眼,可还咬嘴唇儿呢。完了事她才醒来的。

  奇怪,那天我那话儿特别大,以后再没这幺大过。唉,那个小肥屄啊,真舒服。

  【完】